窗檩画眉

希望2018年能码完一篇文。【微博@崂山仙贝乱】

一篇拿去投了征文的新文

都已经五月份了,终于又码字了_(:_」∠)_
这篇文是参加豆瓣阅读新的征文活动的bg文(⊙v⊙)说是bg本质上是男子大学生的咸鱼日常,推销自己真的好困难……祈祷一下能入围,要是入围了的话可能还要来拉拉票。在这里先跟喜欢这篇小说的朋友说声谢谢啦!(。・ω・。)ノ♡

《暗恋史》https://read.douban.com/reader/essay/51635605/

写这篇用的是崂山仙贝这个网名,和我现在的微博id一样~

新年伊始就被学习移动营业厅坑了……

其实也不能算坑?等我掰手指算好每个月的流量和通话时间的时候工作人员已经啪啪敲着键盘给我办好了()已经办理就只能等到2019年才能销卡了。话费真熬人……

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
中图网真·清仓活动差点让我倾家荡产(本来也没什么家产),幸好我及时克制住了自己……
黄油相机这个贴纸的微笑太嘲讽了(并不是这意思),忍不住p了这样一套图耍耍

【全职/兴欣全员】如果兴欣战队来玩守望先锋(4-6)

4

    如果兴欣战队来玩《守望先锋》。

    唐柔完成教学后的第一场比赛,是简单人机,她没有多看,手速极快选了士兵76。

    然后大杀四方。

    这局结束后,有人邀请她加入小队去打快速。下一局不知为何没人选治疗英雄,又遇上强敌,唐柔和队友们一个个轮流阵亡。唐柔瞥了眼跟着法老之鹰在天上飞的乐呵的叶修,返回重生室时她换成了天使。

    然后用天使的小手枪大杀四方。...


读24本书,进度50%

去年年末打的赌,现在不知不觉完成一半啦!这24本书不包括电子书、已经读过又读一遍的书。现在整理成书单发出来( •̀∀•́ )
1.《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2.《长安十二时辰》(上)马伯庸
3.《长安十二时辰》(下)马伯庸
4.《国史新论》钱穆
5.《契诃夫手记》契诃夫
6.《大鱼》丹尼尔·华莱士
7.《太阳照常升起》海明威
8.《编舟记》三浦紫苑
9.《中国文化精神》钱穆
10.《海洋中的爱与性》玛拉·J·哈尔特
11.《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村上春树
12.《民国乡村小学生的日记》吴珮瑛等人著

【全职/兴欣全员】如果兴欣战队来玩守望先锋(1-3)

*几个月前的脑洞,趁着天使大招还没改之前赶快写

*基本都是小段子,有生之年完结,没有CP

=====


1

    如果兴欣战队来玩《守望先锋》。

    魏琛一脸严肃地责问道:“叶修,你这样不行的,有点自知之明好吗?这个游戏应该是大家抢着拿突击型英雄才对,你说说你,抢天使是做什么!”

    叶修叼着烟,指尖悬在显示器前,指着魏琛的游戏名:“那你用堡垒就好意思了是吗?”

    “有冲锋枪又有机枪,还能自奶,太适合老夫...

【天刀】【唐真】少年不识愁 · 第六回(正文完)

    叶星到江南扑了个空,才发现她对唐海若的了解少之又少,她也不好冒昧去唐门找人,于是回到真武想问问师姐师兄有没有认识的唐门弟子可以引荐。苏师姐抚着下巴答道:“我记得许师弟有个朋友,你要不去问问他?”

    彼时许师兄正在给小师弟梳头,一个喷嚏没忍住,唾沫星子溅到陶应头上。陶应嫌弃地看了师兄一眼,难得勤快一次自己把头发束上。“啧,总觉得最近要倒霉。”许师兄吸吸鼻子。

    “我听孟询说他师父回来了,师兄你不去看看吗?”...


【天刀】【唐真】少年不识愁 · 第五回

    唐海若没敢回巴蜀,直接跑到最远的东越去让堂姐帮忙配好了药,堂姐摸了摸她的脉象,低声呵斥道:“你又去做什么了,找死是不是?”

    唐海若嘿嘿笑着:“不要和我父亲提起此事。”

    “我明白了,是因为你喜欢的那个姑娘吧。”堂姐无奈,“也不知道你跟谁学的,说什么‘守护她’,肉不肉麻?公不公平?你也不过是个小姑娘……”

    “我也不期望能得到什么回应,这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吧。”唐海若拾起磨好的丸药放进玉瓶,“我想尽我所能...

【天刀】【唐真】少年不识愁 · 第四回

    襄州,真武太极道场。

    叶星去找她的师尊,孟询刚刚经过道场时碰上几个扫着地的小道士,少年们聊得热火朝天。唐海若并不打算独自在人家门派地界里走动,很无聊地给马梳理鬃毛,不经意间听到小道士甲乙丙和孟询的对话。

    “你是江南人士?江南是不是有很多好吃的呀。”小道士甲应该年纪偏小,个子不高,整个人看上去肉乎乎的。

    “那当然!”孟询眉飞色舞地介绍起来,“我娘做的鱼可好吃了,有鱼的话我能吃三大碗饭。”...


【天刀】【唐真】少年不识愁 · 第三回

    “师父,我们还要这样坐多久?”

    “还早,凝神,专注。”

    江南正午的太阳热烈得异常,晒得地面上的植物一个个蔫兮兮的,山野之间平时还能见到一两只走兽,此刻都藏了起来。唯有这师徒二人,不知哪里想不开,大中午的在外面打坐。孟询心里有苦难言,尽管他们坐在树荫下,但这棵树上像是有几十只蝉一样,叫声从不间断,孟询觉得自己有点耳鸣。

    他虚着眼瞧了瞧自己的师父,然后偷偷地抻了抻腰,东挠挠西抠抠。“询儿,你又不听话了。...

1 / 8

© 窗檩画眉 | Powered by LOFTER